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张总快点人家想要_闹洞房强奷新娘的小说

夏菊姐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春草的话,“死丫头,喝多了,赶紧去休息。”春草完全不听,趴在我肩膀上继续说道,“不,我还要和小枸哥聊天,小枸哥我和你说,我娘真的……很辛苦,村里人都说我娘放荡,但是我知道,这些年如果不是我娘故意那么做,那些臭男人怎么会来我家买东西。”夏菊姐低着头,眼圈里似乎还含着泪光,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来夏菊姐并非真的放荡下贱,人尽可妻。“我娘就喜欢把那些臭流氓吸引过来,然后又把他们晾在一边,其实我蛮想我娘给我找个后爹的,那样她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可是我娘谁都看不上,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眼光还这么挑剔。”春草说着端起酒要和我干杯,我可能被春草的情绪感染吧,也是一饮而尽,对着春草认真的说道,“放心吧,以后谁要再敢欺负你们娘俩,我把他们尿泡都给踢爆!”一句话顿时让春草破涕为笑,抬手打了我腿一下,看来她也不是故意的,但还是敲到了我的小老弟,疼的我龇牙咧嘴。她害羞看了我一眼,然后傻呵呵的笑了起来,夏菊姐看着我们这么和谐,也开心的笑了。这一晚根本不知道自己和春草喝了多少酒,春草这丫头感觉醉了,但是还能喝,越醉越能喝,最后竟然把我都给灌趴下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月亮已经透过窗户升很高了,看样子已经是大半夜了。我坐起身子,发现自己睡在夏菊姐家的炕上,旁边还有一个被窝,春草正窝在里面。转头看了看,夏菊姐在炕下打了地铺,因为三个人睡在炕上有点挤了,而且还是和男人挤在一起,影响不太好。我口渴的厉害,起床把水壶里的水灌了两口,看着地铺上的夏菊姐身姿妖娆,衣领敞开,傲人的酥胸半露再空气中,就更是一阵口干舌燥。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直接钻进了夏菊姐的被窝里。她今晚没喝多少酒,所以被我一折腾就醒了,见到是我钻进了被窝,顿时眼睛睁大,惊恐的望着我,如果不是我捂住她的嘴巴,她就叫出了声。“夏菊姐,别出声!春草还在上面呢!”我在她耳边低声道。她点点头,我这才慢慢放开她的嘴巴,可是哪里知道她突然咬了我一口,恶狠狠的说道,“小兔崽子,赶紧滚蛋!”我忍着疼痛,按住了夏菊姐,一双大手已经在把玩这她的酥胸,柔软有弹性。“夏菊姐,我喜欢你,我希望可以成为那个保护你们的男人!”说着我伸手抱住她,一只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手指稍稍一动,夏菊姐脸色立刻红了一片,挣扎的力气也变小了很多。我已经被兴奋充昏了头,此时哪里还能管得了春草,酒精的劲儿还没下去,我就要把夏菊姐干得浪叫连连。我一双手上下鼓动,夏菊姐脸色更是潮红,她低声说道,“春草……春草还在呢……”“我们动作小一点,她不会知道的。”夏菊姐已经忍受不住了,她咬着下嘴唇一头钻进我怀里,她怕自己真的忍不住会叫出来。我把手从她裤子里拿出来,嬉笑道,“夏菊姐,我真的想保护你们。”她没有搭理我,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可又死不做声任由我调戏,这种背着她闺女偷情的快感,简直让我兽性大发。我重新把手伸进去,夏菊姐似乎是受不了刺激,抓着被子一角死死咬紧,身体和水蛇一样扭动起来。我也是实在受不了了,单手解开自己裤子,把那玩意放了出来,同时帮夏菊姐褪下的内裤。我一只手抱着怀里春意绵绵的夏菊姐,另一只手扶着那里,向着那温暖的地方冲过去……关闭夏菊姐已经动情了,她张开双臂抱紧,十根手指好似猫爪一般的在后背上抓挠着。不知道是压抑太久的缘故,还是在刻意的控制自己现在的心情,抓的我非但没有觉察到半丝的痛楚,反而是更加的疯狂。当我身子压下去准备挺进中原时,她却睁开双眼说道:“小枸子,这样真的不行,我真的……”“夏菊姐,这都要进去了,还有啥不行的,别说话了慢慢享受吧!”。话音刚落突然床上春草呼的一下坐起来,“娘,娘,我口渴,给我倒点水!”把我和夏菊姐都吓得魂飞了一半,两人贴在一起一动不敢动。正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就听到春草扑棱一下又倒了下去。悬着的心这才落下来,“吓死我了,没事了,夏菊姐我们继续……”,我暗叹道幸亏没被这小丫头给吓软。可是夏菊姐却用力撑起我的身体,央求道:“小枸子,别这样了,春草要是看到了,真的会恨死我们的,我权当今晚你是喝多了!”说着就想从我身子底下钻出去,到嘴的肥肉岂能让它飞了,我双手抓住她的手腕,身子再次的压下去,让她动弹不得。又怕她真的会喊出声,于是低下头将嘴巴凑上去,舌尖顶开她的朱唇,叩开皓齿,疯狂的吸允起来。开始她的喉咙里还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可是没过一会就主动放松香舌,我见势立马用力吸住,好似婴儿饿了一般贪婪的吃着。饶舌狂吻,顿时香津满腔,我拼命的朝嘴巴里嘬着,又微微抬起头,轻轻含住她的一片朱唇。上路展开攻势,下路也自然是蓄势待发,同步轮番轰炸。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吸干的香津瞬间流出,甚至从唇边流淌下来。让我更想不到的却是,隐约听到双目紧闭的夏菊姐,嗓子里细细的发出一声:“给我,给我!”“夏菊姐,现在我就给你!”,万事俱备只欠下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