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与同事孕妇出轨 我被同事弄了一夜

天际墨云压顶,皑皑白雪映衬一片银装浸眼,为这世间点缀无数晶莹。雪夜之中一袭红衣一骑奔袭。她终还是向着角城驾马而去。

大雪纷飞,她静静地站在角城将军府门前,看着早已被烧成废墟的断壁残垣,念着早已被白雪覆盖的数百亡魂。她一步步向前走去,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太过沉重。待她撩开帽衫,却是一个清秀少年郎的模样。

花姩走进曾经是父亲书房的地方,蹲下去伸手拂去堆积在早已成为木炭的书桌上的雪,这是她父亲除却打仗最常待的地方。她索性席地而坐,仿佛不知这冰天雪地的肃冷,一遍一遍摩擦着。她内心想着,或许父亲,会不会想留些话给她。她的正对面是书房后院,那有一棵百年老树,在寒夜中披上一层冬衣,银装素裹,这会儿倒分外妖娆。在她抬头之时便盯着看了有许久,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她索性起身走上前去凑近了看,果然!老树在这寒冬下居然开了几朵蓝色的花,因之前隔的距离以及这晶莹白雪闪着眼她才怎么看都看不清楚,这莹蓝色的居然是几朵小花。

她心里十分惊讶,亦是觉得十分奇怪,于是想伸手去摘了那朵莹蓝色的花。可就在这时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花在她手碰到之时,那花竟如梦幻泡影一般,化为无数蓝光点点,消散了。

此刻她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个东西她从未见过。却在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开花并且可观而不可及。她开始暗暗留意四周。

嗖!嗖嗖嗖!

几支冷箭从她身后射来,她顺着老树往上一蹬,险险躲过。在她还没来得及惊叹这几支暗器的力道强劲时四周瞬间一连出现十名黑袍人纷纷将她包围。花姩环顾一圈儿,这十人均是看不见脸。仿佛黑袍下只是一缕黑气。她内心澎湃,警惕道:

“来者何人?”

只听十名黑袍齐齐发声,声音空荡幽沉:“你并没有资格知道!”

没有再多废话,花姩首先出击,快速抽出所佩长剑迎敌,一来一回却发现根本刺不中这些黑袍人。她内心澎湃之音更甚,这不是人吧,这么诡异。

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之内,她感觉浑身无力且冰冷刺骨。抬头一看,明白了原来她是被人冷水泼醒的。而对面,几个人簇拥的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那个娘炮蓝公公,而那十名黑袍并不在其中。

她左右看了看,深知自己目前的处境,蓝乐翘着兰花指慢慢的喝着茶,身边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凶神恶煞的盯着她,地上一排排码齐了各色刑具。花姩瞅了瞅绑着她的铁链,大概有手指那么粗,她挑了挑眉,看这情形还真的惨的有点过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