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我被按摩师做了三次_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

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

“嘘……”

就在这时,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

因为,他是一个傻子!

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

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

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

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

“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

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

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

“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

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

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

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