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秘密中心 >

新乱情家庭小说 真人祼交动态图吸奶

我叫周影,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虽然谈过几次恋爱,可是和老公李文林结婚的时候还是一个处女。

 

新婚之夜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那么敏感,李文林只是压在我身上捏了几下我的胸,然后又亲了我一会儿,我下面就湿了。

 

他脱得一丝不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那玩意儿,青紫色的一坨,像茶壶,又丑又恶心。

 

期待了很久的第一次交欢让我绝望透顶,李文林折腾了半天都没能硬起来。

 

我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不过还是安慰他,我不介意,以后慢慢来,总会好的。他抱着我哭了起来,说自己这方面一直有障碍,结婚之前就去过好几家医院,都没有看好

 

他躺在我身边睡着了,可是我刚才被他撩拨得难受,浑身燥热,一点儿睡意都没有。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可是却不能跟任何人说。

 

两年过去了,中药西药都试过了,李文林的病一点儿都不见好。他觉得心里有愧,也尝试着满足我,可是他那里软趴叭的,在我的私密处蹭来蹭去多少次,我都没有一点儿感觉。怕伤他自尊,我还要硬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对我来说,每一次的“亲热”都无比煎熬和痛苦。

 

后来我也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说,如果我老公身体没问题,那可能是心理方面的原因,我很委婉地跟李文林提过,他吞吞吐吐的,闪烁其词,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再追问,他就冲我发火,我只好放弃。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在我老公之外的男人身上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欢愉。而且那扇欲望的大门旦打开,就一发不可收拾。

 

三伏天的一个早上,我穿着清凉,照例坐公交车去上班。高峰期,公交车上人挤人,我上车以后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到最后面。

 

背后突然有一个男人贴过来,温热的带着烟草味的呼吸打在我脸上。男女有别,我挪了挪身子,想要离他远一点儿,没想到,他也动了动,下半身好像有一条硬邦邦滚烫的东西直接抵在了我的屁股上。

 

我立刻意识到那是什么,脸“腾”的一下红了。

 

这时候公交车一个急刹,他借着抓紧扶手的机会转到我面前,而我正好撞到了他的身上。他的硬物像刀一样又尖又硬,好像差一点儿就刺破我的牛仔短裤了,说是牛仔短裤却很薄。其实,就相当于他的**和我的**就隔着那一层薄薄的面料

 

我可以推开他的,可是那一刻,从未有过的酥麻感涌遍全身,肚子里好像升起了一团火,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被火点着了,连呼吸都变得有点儿粗重。

 

我低下头,死死咬着下唇,生怕自己发出可耻的低吟。

 

这个男人在猥亵我,就算不喊救命,我也应该推开他,或者躲远一点儿。可是身体却比思想诚实得多,我竟然贪恋着那种又硬又大的感觉,动也没有动。

 

抬头,正对上那个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他明明是流氓,却长得很帅,像极了某个电影明星,只是一个对视,他好像就能看穿我的灵魂一般,紧接着,他干脆把手从我的裤角探进去,隔着我的小内就开始揉搓我的**

 

那根手指很灵活,只是几下,就弄得我浑身酥软,脸红耳热。

 

想到李文林对我的好,我强迫自己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想要阻止他。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干脆扒开我的小内,直接把手伸进了里面。

 

那种刺激和舒爽,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公交车上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男人借着人群的掩护,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我身上,我高耸的胸脯都被他压扁了。

 

他越来越肆无忌惮,干脆直接把硬物从我的裤腿里塞了进去,还附在我耳边低声说“想不想要?”

分享至:

相关阅读